从繁华都市到信号盲区90后指导员坚守深山历练成

2019-07-16 19:18 来源:未知

图片 1

中国青年网北京6月8日电山林葱郁,微风习习、泉水叮咚……五六月的皖南山区气候宜人,风景秀丽。

图片 2

中国青年网北京6月7日电毕业前,他的生活里有璀璨的东方明珠,有热闹喧嚣的十里洋场。毕业后,他被分到皖南深山,一个群山环绕、交通闭塞、物资有限、就连手机信号都从“满格”变成“无服务”的中队——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

初入这片群山环绕、人烟稀少、交通闭塞、海拔近千米、仿若“信息孤岛”的山区,除了手机信号从“满格”变为“无服务”之外,你一定也会被秀美的自然风景所吸引。

手机信号“无服务”的大山深处,什么“魔力”让他们深深扎根

一个毕业于繁华都市的大学生怎么在手机信号盲区的深山老林里坚持下去,而且一待就是7年?华东政法大学毕业生孙睿晞用亲身经历诠释了一名军人的家国情怀和使命担当。

很难想象,在这个“桃花源”般的山林生活工作要经历怎样的故事?更想象不出,这片“信息孤岛”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危险”,山林间曾留下武警战士怎样的忠诚情怀。

■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

图片 3

今天,一起走进这支驻扎在深山老林的中队——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这支中队自1983年驻扎以来,一直担负着国家重要物资武装守卫任务。

图片 4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原指导员孙睿晞。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驻扎深山 他们用脚步丈量忠诚

武警安徽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下坑营地外的远山。中国军网记者李晶摄

从繁华都市到“信号盲区”:“能力素质都不错,那你就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中队有三个执勤点,两个在海拔近千米的山峰上,点与点相距6公里左右,哨位零星分布,守护着库区安全,哨兵走一趟执勤路就是6公里,每天2次站哨,来回就要12公里,一年下来相当于走了超过五分之一的长征路。

“山巅扎营盘,云深有人家;哨响呼点名,黄犬应声啼。”

若问这皖南深山条件有多艰苦?

图片 5

这里是皖南的大山深处,每天云雾缭绕、泉水叮咚。每天清晨,伴随着响彻云霄的呼号声,武警安徽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官兵会准时准点升起一面五星红旗,迎着朝霞,日复一日。

“大山里面,你来一个星期是度假,来两个月是锻炼,来两年那就是奉献了。”在很多初来新兵还沉浸于春天鸟语花香,泉水叮咚,夏天瓜果飘香,云雾缭绕,秋冬或漫山金黄,或白雪皑皑的自然风光时,刚到中队的排长孙睿晞就有点迷茫,他根本没有发现这里有多美,“我是慢慢才爱上这里,发现这里的好。”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上坑排长樊楠楠和战士们。资料图

不久前,中国军网记者一行来到了这个中队,倾听官兵们扎根深山、奉献青春的故事。

作为排长,一天要查四班哨,从营区走到最远的一个哨位,再从这个哨位走到另一个哨位,那时候大家经常开玩笑,在山上当三年的排长,查哨的路要比长征还要远。

每天走在上哨、查哨的路上,学会保护自己是必须。

“很幸运,皖南的万顷群山给了我信仰的高度”

在手机没有信号的深山,夜里查哨是最考验人的一件事。“冬天查哨,心情还挺愉快的,一路小跑就过去了。夏天蛇虫比较多,带着手电筒、拿着手持棍、牵着军犬……”每次夜里12点到2点查哨,孙睿晞都得全副武装才行。

“赤火烈,竹叶青、五步蛇……即使是从未见过蛇的人,来到中队以后对蛇的品种都能认得清。”“谁上哨没遇到过蛇那才奇怪呢。”中队上坑执勤点排长樊楠楠对于山里站哨、查哨时遇到的情形印象深刻。

早上8点多,记者来到中队驻地。中队有山下的队部和山上的上坑、下坑三个营地,其中下坑海拨近1000米,是安徽省内海拨最高的执勤点。距离营区最远的哨位有近3公里,哨兵们一天要来回四趟,一年下来光鞋子就要穿烂好几双,两年兵当下来相当于一个长征的距离。

比起对于蛇虫的恐惧,最难挨的还是“无服务”的手机问题。为了给家里人报平安,战士们满山找信号,“记得当时营区外面的一颗大树有信号,大家就在树上挂个横杆,把手机放在竿上一段时间,手机就有信号了。”在这个信号点,孙睿晞的手机放了两年没动过,“隔三岔五地跑去看看,有没有人打电话过来。”除此之外,大家研究手机信号有多夸张?战士们一开始是从环境、气候上分析,最后甚至利用“玄学”找信号,“今天的云比较多,可能信号会好一些;天上的树叶都掉光了,可能信号会好一些。”孙睿晞略感有趣地讲述着这些往事。

图片 6

记者跟着副大队长孙睿晞沿着林荫中蜿蜒的山路上行,沿途不时见到有碎石滚落。眼瞅着手机信号变成了“无服务”,看着记者求助的眼神,他随手摘下路边鲜红的野果子递过来,笑着安慰道:“放心吃吧,纯天然的。手机信号就不用找了,找不到的。”一路上,他和记者聊了起来.......

从繁华的大都市来到信息盲区,这样的冲击对孙睿晞来说,一时间难以适应。

夕阳西下,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19岁战士江洪源和20岁战士韦松林匆匆吃了晚饭后便背起行囊,拿上手电、水壶和长木棍,他们结伴而行,去往3公里以外的哨位。晚上6时到凌晨0时,他们轮流执勤站哨。站哨结束后,夜已深,他们就在哨位就寝。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原来,孙睿晞是华东政法大学的国防生。四年大学生活,他领略过东方明珠的风采,见证过现代都市的喧嚣。毕业后被分到大山里,在平台上的一个执勤点任排长,眼瞅着手机信号渐渐从满格变成了“无服务”,才得知山里手机没有信号,报纸也要延迟3天才到,常年难见生人。那时,他在上海有个相恋多年的女友,后因山里没有信号,两人沟通交流困难而最终分道扬镳。

至今,孙睿晞仍然记得当年的情形,从华东政法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后,由于能力、素质等各项表现都不错,干部考核又拿了第一,老师跟他说“你能力素质都不错,就到最艰苦的地方历练下。”来到中队当排长,孙睿晞一待就是三年。

“白天查哨还好,最痛苦的是夜里查哨,夏天毒蛇蚊虫多,夜晚查哨更让人心惊胆颤。”孙睿晞任排长时,每次夏天夜里查哨都要全副武装。

来中队7年多,每一次能调离时他都坚定地选择了留下。手机没有信号,他和战友们每月就在信纸上写下对家人的思念,然后等待着山外的回信;训练执勤的闲暇,大家会学习一门乐器,打打篮球,看看书;每隔一段时间,大家会组织一起去喊山,朝着群山大声喊出心中想说的话......

从不想留到不想走:“既然岗位交给了我,我就必须把该干的事情干好”

图片 7

谈话中,他的一句颇具诗意的话让记者印象很深:“很幸运,皖南的万顷群山给了我信仰的高度。”他们脚下的这方热土,是洒满鲜血的英雄土地。当年红军主力长征后,当地游击队在无给养、无外援的情况下,像种子一样深深扎根于此,不断生长,不断发展。至1949年3月组建的山东军区某部的一中队正是执勤二中队的前身。

“2011年刚到中队的时候,营区都是旧营房,冬天,室内温度和室外温度差不多,那时候战士晚上睡觉,一层叠一层,把能盖的军大衣、衣服都盖上,就这样被窝里还是冰冷的。到了夏天,门窗关不紧,经常会有蛇钻到被窝”孙睿晞清楚地记得刚来中队时的生活条件。

夜里八九点的深山,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哗哗的溪水声和各种蛙叫虫鸣,入伍2年的江洪源此刻正全副武装执勤站哨。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一路上,随性的几个大学生新兵也打开了“话匣子”。他们告诉记者,刚下队那会手机没有信号,没有网络,周围环境艰苦,还真不太适应。现在却庆幸能够来到这里,入伍前对军人的认识只有抽象的“铁血”两个字,从未想过“铁血”是从艰辛中,从坚守中磨砺出来的;以前对养育之情的理解就是一件衣服一碗饭,现在在一笔一划写成的家信中读懂了亲情,更读懂了其中沉甸甸的分量。如果说生活是个天平,天平的一边以前只有亲人和朋友,现在天平的另一边有了哨位,有了战友......

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蛇,孙睿晞只敢丢个石头过去,试图把蛇吓跑。后来带着新兵查夜哨,再遇到蛇,即使害怕,他也是身先士卒,挡在新兵前面给大家做榜样,“很难克服恐惧心理,但那种情况,硬着头皮也要上。”

身处孤岛 他们用坚守诠释忠诚

图片 8

“刚开始真的十分不适应,当时老有人问我,为什么还不走,其实我当时特别想走。”为了走出大山,他好好表现,“我当时一方面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另一方面就拼命地发稿,想着万一有人觉得我的稿子写得好,就把我调走了。我就再也不用待在山里了。”没想到,就是在不想留的努力中,孙睿晞渐渐对这里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后来,因为做思想工作表现突出他又被选派回中队任指导员,这一待又是近4年。

中队驻守在至今为数不多的手机信号“盲区”,站士们追山找信号可谓是中队的一大“特色”。没有了手机信号,打球、下棋、看书……成了战士们最爱的兴趣活动。在“无服务”的深山驻守几年甚至十几年,战士们个个都身怀绝技。当兵8年的老班长罗伟是大家公认的“啥都会班长”吹拉弹唱葫芦丝电子琴样样通,做饭维修门门精,种菜按摩手艺好。入伍14年的王红强,也在中队,从一个毛头小伙变成了而立青年。“在中队,论技术他最精,论人缘他最好”,他的坚守精神使他成为全中队战友学习的榜样。

中队官兵在喊山。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摄

“既然这个岗位交给我了,我就必须把这个岗位该干的事情干好。”家里人的支持和必须做好本职工作的心态,让孙睿晞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

图片 9

“我就是深山里的一个‘南瓜’,没有想过离开。”

从自我崩溃到“思想斗士”:“做一任主官,压力再大你都得扛下去”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14年老兵王红强正在训练新兵。王红强2005年12月入伍,14年来一直在中队服役。2006年,他在单独执勤点突发急性阑尾炎,被送到医院时,已经痛到休克。2007年,天降暴雨,他作为安全员观察到山体出现松动滑坡现象,立即向驻点排长报告,有效避免了一起泥石流事故。2009年,他被钻进被窝的毒蛇咬伤,半夜送到医院手术,急救室灯光亮起时,他已深度昏迷。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不知不觉中,记者在一个拐弯处看见蓝天之下迎风飘扬着一面红旗,下坑营地就在坐落在那里。一到营地,班长张新富就带着记者看他们的“宝贝”:刚长出来的南瓜苗,普通的南瓜苗为啥就成中队的“宝贝”了?他像是看穿了记者的困惑,讲起了南瓜的故事......

图片 10

山中又气候多变、滚石较多,特别是夏季雷雨天气频繁、昼夜温差大、蛇虫活动多,环境较为恶劣。战士们自己开垦梯田,种植蔬菜,栽种果树,建造蓄水池……克服困难,确保守卫目标的绝对安全。用战士们的话说:“比这苦的地方多了去了,咱当兵的本来就是干这个的。”

十几年前,营地环境恶劣。上下坑的官兵物资供应困难,为了改善生活,当时的司务长张平根在乱石缝里撒上些许土和南瓜种子,没想到竟然长出嫩绿的南瓜芽儿。这给官兵们带来了希望,在他们的精心照料下,芽儿长成藤蔓,开出花儿,并在秋天里结出一个个金黄的大南瓜。

在皖南深山驻扎着一支中队——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图片 11

图片 12

“有段时间,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被世界遗忘了。”“当时我悲观到什么程度,我心想如果我在山里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酷爱看书的孙睿晞,那时已经烦躁到连书都看不下去了。但是作为一名排长,还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否则战士们会更加没有办法承受。为了消磨寂寞时光,孙睿晞学会了篆刻、爱上了哲学,逼着自己学会了课件PPT制作,研究AE……“今天你又学会了一点东西。”就这样自我鼓励,自我学习,自我安慰,孙睿晞找到了自我价值。慢慢说服自己的孙睿晞开始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出生于1999年的新兵于洋洋正在进行单杠训练。来到中队刚4个月的于洋洋已经慢慢适应中队的艰苦生活,未来他希望自己能好好表现,争取做一名真正的战士。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官兵们在墙角种下育好的南瓜苗。

“有时候突发情况比较多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种崩溃的状态,但是压力再大你还得扛下去。”跟战士们讲道理,首先这个道理得先说服自己。所以,孙睿晞就一点点的努力。在跟别人讲道理的同时,也说服了自己。

图片 13

“石头缝里种南瓜”,这个落地生发在官兵身边的生命奇迹深深激励着大家,中队的南瓜因此成了在艰苦环境下昂扬生长的代名词,也成为这个中队传承至今的精神财富。直到现在,官兵们仍愿意用“南瓜”形容自己。

当指导员的这几年,为了方便战士与家人之间信息互通,孙睿晞加了所有战士家长的微信。因为经历过几次战士家里亲人去世的情况,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看到微信里有人问“在吗?”“很多时候,一听到在吗,我的心头都会一颤,不知道战士家长会有什么事情告诉我。” 遇到家里有人去世的,“不知道怎么跟战士去讲这个事情,真的没办法直接开口,我只能先把战士的情绪稳住。”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排长林泽阳。中午的气温炎热,从8号哨位到下坑营区将近3公里的路程,林泽阳走一路说一路给大家介绍中队历史,战士们的故事,甚至对路上出现的野花野果野茶……都了解得很清楚“这个野茶找当地村民炒一炒,还是很有味道的。”“山里的标语也有很多,可以鼓励战士们。”“这个大黄,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不是很精神。”林泽阳都如数家珍。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采访中,老兵王红强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队官兵的这种落地生发的扎根精神也在他身上体现的尤为充分。

除了这些,战士家里有离婚、生病等等事情,孙睿晞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所以为了安抚战士们,他应该是善意的谎言说得最多的那一个。

赓续传统 他们用青春书写忠诚

作为在中队驻守时间最长的兵,如今已是四级警士长的他每一天都在打破自己创下的记录。入伍至今,他已与深山为伴14载。说王红强有传奇色彩,一点儿也不为过。2006年的一天,他在单独执勤点执勤时突发急性阑尾炎。他咬牙坚持等待接班战友的到来,被送进医院时浑身已经痛得麻木;2009年的一个夜晚,一条毒蛇钻进他的被窝咬伤了他,导致深度昏迷。一次次的与死神擦肩而过,他都挺了过来,不仅没有因此想要离开大山,留下的心反而愈加坚定。

从自我崩溃到历练成中队的“思想斗士”,在中队任职期间,孙睿晞所带的排和中队荣立集体三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一次,个人荣立三等功五次、二等功一次,被评为总队“十佳基层主官”、总队“十佳四会政治教员”、武警部队“优秀四会政治教员”,无数个日夜的操劳和思想斗争,孙睿晞早已将自已融入大山,融入大山中的这个集体。

单独执勤点“上坑”附近全是石头峭壁,寸草难生,但每年春天他们都会在石壁上种下南瓜种,“石头缝里结南瓜”这看似奇迹般的生长,就是战士们在“没条件也要创造条件”的顽强努力和不懈坚持下创造的生命奇迹。这一“石头缝里种南瓜”的创举,至今已有15年之久,南瓜也成为中队的精神图腾。

面对一次次走与留的抉择,王红强次次选择了后者,14年坚守着这片脚下的土地,他亲历了寒冬腊月艰难时大家采野果改善伙食的艰辛,夜里盖着被子冻得瑟瑟发抖的情形,也走过了大家一起用锄头一点点从乱石中开辟出菜地的时期。训练场里大家斗志昂扬的状态,荣誉室里满满地奖牌,他都是亲历者和见证者。当记者问道是什么支撑他走到现在时,他只回答了一句,“我就是深山里的一个‘南瓜’,从没有想过离开。”

图片 14

“大黄是我们的亲人,也是我们的战友”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原中队长张立臣正在清理“战士菜园”。来到中队5年,张立臣给这5年的青春一个总结。第一个就是艰苦,第二个就是坚持,第三个就是荣誉感。艰苦的条件使得战友们之间的感情更加坚固,“也让我们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或者小狗小猫都感情深厚。”在“信息孤岛”待久了,张立臣偶尔也会写写诗,新兵时期养成的写家书的习惯,到现在张立臣仍坚持着。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图片 15

由于地处深山,经常因雷雨、大旱、暴雪等原因停电,因此,中队至今还保留着在各部队早已绝迹的烧柴的土灶,以备不时之需。它也被称为“安徽总队第一灶”,至今仍时时冒起炊烟。南瓜、土灶,这两个在其他中队很难模仿的事情,恰好诠释了战士们敢为人先,勤劳克俭的精神。

副大队长孙睿晞给记者展示他平时上哨拍的毒蛇照片。中国军网记者 李晶摄

图片 16

山里的盛夏,烈日炎炎。野猪常在山沟里来回穿行,蛇出没也是常有的事。有时,炊事员早晨起来打开冰箱就会有一条蛇蹦出来。在雨后,山路上的蛇尤其多,战士们上哨得拿警棍把它们挑到旁边的草丛里,再继续往前走。其中不乏有些是竹叶青、五步蛇之类的毒蛇。听到这里,记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一个小战士似乎看出来端倪,淡定地说:“到处溜达的一般都没毒,况且我们还有大黄‘开道’呢。”

战士们摆放整齐的洗漱用品。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图片 17

在这样的精神信念下,1983年中队驻扎在绩溪县以来连续35年被总队表彰为“执勤工作安全无事故单位”,先后8次被评为“基层建设标兵中队”,荣立集体二等功2次,集体三等功30次,2人荣立个人二等功,2005年被武警部队和国家物资储备局表彰为“三共”活动先进单位。

大黄受伤前与战士的合影。

图片 18

在战士们眼里,大黄是有灵性的。每次有战士走出营区去站哨,蹲在营区门口的大黄就会跟着去“上哨”,不论白天还是夜晚。路上大黄会走到战士的前面“开道”,一般遇到毒蛇或是别的动物,大黄就会大叫,战士们便知前方有蛇或动物出没,提高警惕。到了哨位,大黄便自己找个地儿休息,等战士站完哨又会跟着回到营区。

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战士们正在庄严宣誓。中国青年网记者 宋莉 摄

记者正纳闷为何今天没见到大黄跟着官兵去上哨,一旁的小战士沉默一会儿,继续说了起来。

大黄不仅大家的战友和亲人,也是中队的“英雄犬”。在一次勇斗猪獾后,便只剩三条腿了。从那以后不太方便行走,就由官兵们来照顾它了。

现在大黄虽然无法跟着大家去上哨了,可每次官兵们开饭前大黄也会站在旁边跟着官兵们“唱歌”,嗷嗷地叫着,经常逗得大家大笑。据中队官兵们说,有一年官兵退伍那天,大黄独自在饭堂前叫了好久,才发现老兵们上了车即将离开,大黄疯了似的追着车跑了好久,最后车停下来,所有的退伍老兵都跑下来跟他拥抱再见。此后几年里,每到有老兵退伍,大黄都会躲着不出来,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采访结束之时,记者站在这片热土上,极目远眺,那苍翠的群山,那无垠的林海,还有云雾环绕下的武警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官兵,将继续书写属于他们的别样青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京葡娱乐场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繁华都市到信号盲区90后指导员坚守深山历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