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在线:旅客乱坐座位,机长有权拒绝其登机

2019-08-24 08:17 来源:未知

估计大家已经听说了:12月6日,在一上海飞纽约航班上,某高校一知名教授自行升舱到他人座位,被机长拒载后任性撒泼,劝阻无效后只得报警,处置民警在强行带离过程中被其咬伤,并踢成轻微

主持人:志梅

直到被民警“请”下飞机的那刻,崔先生才傻眼,原来坐飞机也能被拒载。

估计大家已经听说了:12月6日,在一上海飞纽约航班上,某高校一知名教授自行升舱到他人座位,被机长拒载后任性撒泼,劝阻无效后只得报警,处置民警在强行带离过程中被其咬伤,并踢成轻微伤。

嘉宾:李伊、段海京

前几天,市民崔先生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真实领教了被机长拒载,因为飞机晚点,他辱骂机场工作人员和机组人员,最终被奥凯航空当班机长开出“拒载令”。公安机场分局民警说,近期天津机场已经发生三起机长拒载乘客案例,有的是因为乘客酗酒,有的是因为乘客不按座位就座,机长拒载有法可依,提醒乘客切勿做出冲动行为。

图片 1

志梅:今天我们在飞行的时候特别和大家来关注这样一个新闻事件,也是和航空的飞行安全联系在一起的,也是发生在前一段时间里微博上、博客上热炒的一个事,就说乘客被机长赶下了飞机,究竟是维护安全还是滥用职权?简单的来说一下,三名乘客登机之后临时更换了座位,和机组人员发生了争执,机长是以飞行安全为由报请警察请乘客离开,并且拒绝其再返回机舱当中,这事情是发生在6月9日,应该说这也是国内少见的一起拒载事件,发生在南方航空公司的飞机上,引发了人们的关注,究竟是维护安全还是机长滥用职权,可能在收听节目的不少朋友都了解这个事情,我们今天和您一起来关注这个事件。今天坐客节目的嘉宾:中国民用航空杂志资深编辑李伊,坐在我身边也是大家的老朋友,外航服务公司段海京

飞机晚点两小时 乘客辱骂工作人员

下面奉上一段由某监狱系统的三名特警教官做的一段技术演示,展示如何在飞机等狭小空间情况下进行强制带离。虽然技术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语言控制、薄弱点压制、破坏重心、反关节”,当然还有戒备意识和站位。强烈推荐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个事情,6月9日,乘客汪子琦等三人乘坐南航CZ6800航班,从昆明飞回上海。登机牌信息显示,三人座位位于机舱后部。登记后,三人看到经济舱第一排左边还有三个空位,就想更换座位。汪旅客说:“因为事先是客户帮忙办的登机手续,所以并不知道座位非常靠后,而一位同伴因身体原因很想坐在前排,那样途中颠簸会小一些。”,“刚坐下不久,有一位乘务人员走过来说,这里是高端客位区,是留给经济舱全价票乘客的,汪旅客想升舱。乘客员称升舱是地面上的事情,飞机上办理不了。乘客提出要求地面的工作人员上机办理,”可是过不到5分钟,就又来了一个人直接对我们说,请你们坐到后面去,你们说什么也没有用。“汪这位机长当时还对着全舱的乘客说”这三个人不配合我们工作,我们不飞上海了“。这样的话,考虑到飞机上其他乘客的感受,汪子琦和同伴便回到了后排自己的座位上。

2月21日一早,崔先生赶到机场,准备搭乘奥凯航空的BK2871航班从天津前往贵阳出差,天气不错,他提着行李不紧不慢走到25号登机口。

没想到,约5分钟后,客舱内响起了广播:“地面公安将上来执行公务。”随后这三人被警察带下飞机。汪子琦等人表示道歉,可是这位机长还是不同意他们登机。随后,三人被警察带下飞机。汪子琦三人只得改乘其他航班返回上海。

“乘坐BK2871航班的乘客请注意,很抱歉地通知您,此次航班不能按时起飞。”这段广播让崔先生心里一紧,“为什么不能飞?好好的天啊!”他开始大声质疑。

我看汪在博客上写下这样的话:“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一没有使用不文明语言,二没有大声喧哗,但还是被赶下了飞机!我们只能说,这位机长,您真的太牛了!”这是汪在微博上写的这段话,在这过程之后,有一位注册为“曾鸣CSN”的网友在其微博上大爆“粗口”,并称“跟央企玩,你玩不起”、“就一屁传媒人还想挑战全民航”。有人判断这是南航的机长,

“先生,这趟航班是从天津首发,途中要经过郑州,最后到达贵阳。现在郑州机场有大雾,航班不能按时起飞。”登机口的值班人员向崔先生和其他乘客解释道。30分钟、60分钟……时间一点点消磨掉崔先生的耐心,他起身不断踱步,并不停地骂骂咧咧,演变到最后开始辱骂工作人员。

但是南航方面回应说,又不太了解此事。

机长开出“拒载令” 否则拒绝起飞

得知这个事件之后,我的第一反映就是,凭什么,我就这样被拒载了,就因为我坐的位置不合适,我又回到了我原来位置上,我就这样被拒载了吗,这让我认为很不公平。

两个小时后,上午9时24分许,机长通知乘客们可以登机了。崔先生一边上飞机还一直不停骂人,直到上了飞机坐下后,他依旧不依不饶,引得其他乘客纷纷侧目。机组人员将情况告知了机长,机长了解情况后随即联系地面指挥中心,开出授权书:“拒载崔先生,否则就拒绝起飞。”

李伊:但仅仅从这件事来说,其实这件事原来是一件经常发生的事,而且不是一件特别大的事,因为我们经常能看到旅客上了飞机后说不想坐我自己的坐位,我想坐到别的地方去,能不能换,这是每个航班都可能发生的事,至于说能不能换,首先说大家你买什么票,就应该坐哪儿,给你什么座位,你就应该会哪儿,如果你觉得坐这个座位不合适,下次你就应该直接挑个座位,或者网上可以先选位置,或者你在柜台上跟值机人说我希望靠窗的座位,你可以早点做这个事,别在这个飞机上调,在飞机上不是说所有的情况下机组都能给你调,那要看情况,一是当时飞机状态怎么样,另外一个时间是否来的及,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有的航空公司机组就能在飞机上直接升舱,有的航空公司需要地面来做,我好像听姓汪的旅客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她说她是最后一个上飞机,那就意味着她上了飞机之后,这架飞机就应该做飞行前关舱门的准备工作了,那个时候机组就没时间干这件事了,实际上这个这姓汪的旅客不依不,就一定要换个座位,其实是挺干扰机组飞行前的准备工作,飞行前的每个成员都有非常严格的工作程序,她那些时候要做些什么。

当日参与劝说崔先生下飞机的机场分局警长储良宇表示,当时机长的态度是,乘客从候机室开始便一直在辱骂机组成员,直到登机还没有停止,机长担心如果飞机起飞,乘客继续这种行为,可能会与机组人员发生冲突。机长认为崔先生情绪太过不稳定,已经不适合再搭乘此次航班,为了全体乘客的安全,他做出了拒载决定。

段海京:对,因为他们的工作流程精确到分。如果飞机过站的情况下,靠桥到撤桥这段时间里头,每一分钟到我们的机组 地面人员,车辆都是有工作做的,精确到时间的表,每一分钟你该做什么都是有规定的,如果说机组把这段时间的工作 开处理别的事情,势必会耽误航班出港,也就是延误所有旅客的时间

被请下飞机时 乘客脸憋得通红

志梅:这个汪子琦她是因为不愿意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但最终她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居然就被拒载了,那么机长拒载是合理的吗,或者说就因为这样的事情,我就被拒载了吗,这是它合理的权限吗,有没有要求,

“接到机长拒载乘客的通知后,我们就上了飞机,30多岁的年轻机长立即在授权书上签字。”机场分局警长储良宇说,民警走进机舱,当场宣读了相关法条,请崔先生下飞机。“看到民警时,原本嘴里还在叨叨的崔先生立刻停了口,显得很错愕。当听说自己被机长拒载了,他突然不说话了,脸憋得通红。”沉默片刻后,崔先生没有更多辩解和纠缠,起身拿着行李跟随民警走下飞机。

段海京:因为我看到媒体在说,后来记者也曾问过,既然旅客回到了座位上,为什么还是被拉下,我看南航也没有正面回应这个事,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当事人双方也没有就这事情做具体的澄清,这种事情其实在机场,航空公司每天都有发生,就是关于座位的问题,但如果说一旦把座位问题扩大话,如果真是妨碍航空客舱的秩序,延误到所有旅客利益,那么机长他在特殊的情况下有权力处置这样的旅客。

稳定情绪后,崔先生与航空公司达成一致,由航空公司为其改签下一班航班。

志梅:至于这权力有多大,因为没有一个公开面对面的对话,可能这当中还是有些不太清楚的方面,是吧。

机长拒载乘客 并不是个例

李伊:大家一方面质疑旅客为什么不能换座位,他要根据各方面情况考虑,至于说机组有没有权力处置。显然是有,包括国际上相关航空法都有这样的规定,机组的职责之一就是维护飞行安全,保障飞行安全,维护飞行秩序,这是他基本工作职责,安全是第一位的,秩序也是第一位的,秩序是为了保障安全用的,所以当你要破坏这个秩序,打乱这个秩序的时候,那么机组就有权处置你,这是法津上赋予的权力,那机长是最后的决定人,在所有的民航关于机长的执行权力,机长是安全的最后责任人,同时也是最后的决定者。

据统计,在天津滨海国际机场,乘客被机长拒载并非个例。

志梅:真的当飞机在飞行过程中,因为整个飞机的操作在机长,核心是机长,他承担着整个飞机所有人的安全。

不久前,CA1319航班有一位男性乘客不服从机组人员管理,登机后不按座位就座,机组人员要求验看其登机牌时拒不出示,最终被机长拒载。

李伊:所以他的权力也是最大的,就说他公司总裁或是国务院总理坐这架飞机,他们也要服从机长的决定,因为这个时候机长对这架飞机上所有人的生命安全是承担最后责任,所以他的决定是最后的决定,不是说你是总理,我就得听你的,这就麻烦了。

日前,BK2833航班有乘客酗酒后言语威胁机组人员,同样被机长拒载,要求民警到场处置。

志梅:这时候级别没有,在安全上上机长是说了算的。

机长拒载乘客 确实有法可依

段海京:机长是对全体旅客负责,要保障所有旅客的利益,而不是针对某一个旅客提出一个过份的要求就必须保障她,这样的话呢,就会导致矛盾冲突。

不过,对于机长拒载,也有乘客表示不理解。“我花钱买了机票,上了飞机,机长凭什么赶我下飞机,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

志梅:但我想,其实从机长的角度来讲,他也是希望在做服务的时候应该和乘客尽量做好的沟通,尽量避免这样事情出现。

机场分局警长储良宇表示,根据我国有关航空安保条例,机长对每次飞行负有安全责任。乘客与机组人员发生冲突、任意选择座位等行为,都会被视为非法干扰飞行安全,机长有单独对乘客做出处理的权力。我国相关法规也明确规定:“承运人有权根据旅客的行为、言谈、举止,对旅客是否属醉酒自行判断决定,属于醉酒的旅客,承运人不接受运输。情节严重的,还将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拘留、罚款等相应的治安处理。”

李伊:我相信没有一个人愿意,不管是机组,包括地服是没人愿意跟旅客冲突

法律界人士表示,目前法律对机长滥用职权的判断和处置尚处于空白。因此,航空公司内部应加强对员工的培训和教育,而包括机长在内的乘务人员则更应加强自律,提高个人修养和职业操守,保证机长可以恰当行使这一权力。

志梅:其实在商量这期话题之前,我相信不少乘客会支持汪子琦的不少,但我想,最近两天很多朋友也在关心这事。这个问题在飞机上怎么解决办法,好像机长是有些他的模式。

段海京:机长是一定要给出一个决定,如果说这个事情涉及机长处置决定权,他一定要给意见,那么地面是配合,或是说地面协助机长,比如叫机场相关部门,包括公安,其他人员到场,这个是一定要配合机长来做的。

志梅:就是机长要在机上自己完成的,飞机上这个座位,包括高端经济舱,打折经济舱位也好,另外说升舱究竟是地面还是地上的事,刚才我们都做了简要的解释,那么在飞行安全保障当中,还有哪些事情是我们做为乘客需要注意的事,什么样的情况有可能被机长拒载了?

段海京:机长在飞行过程中确保飞行安全,第二旅客的感受,双方面都要保证,如果说旅客跟个体利益和整个机舱旅客利益产生冲突时候,机长肯定要保障但绝大多数的利益,而决不会满足一个旅客的特殊要求,

志梅:说到特殊要求,有朋友说北京飞昆明有几位要客上来,一位原本是坐头等 舱的旅客被请到经济舱,被迫和他九岁的孩子分开了,,其实说到这个事情,我们也希望有了具体真实的情况后在和大家关注, 我也发现越来越多的朋友民航和我们的很近,飞行是我们实际生活飞行当中的一部分,飞行当中的很多细节需要关心和了解。

今天我们和大家说到乘客被拒载,机长拒载乘客也是合理合法,其实在准备今天的相关话题,发生在美国飞旧金山的航班上,一名乘客裤子穿的太松被机长赶下飞机。后来我还看到一些相关的理由,说如果你在飞机上讨论一些不安全的因素,或者说你一定要说哪个座位最安全,或者说哪些话题影响到飞行安全,也有可能被赶下飞机。

李伊:有可能还被审查,飞机上不能讨论炸弹,不能有这种语言,这些词汇非常敏感。

段海京:因为我们很多旅客说的时候没有顾及到其它旅客听者的感觉,包括在微博流传很广,前段时间旅客究竟可不可以用飞行模式,4旅客可能在自己玩游戏的时候忽略了其它旅客感受,因为其它人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他看到的是你用的一个手机,我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会造成一种不安在里面。

李伊:飞行模式是手机厂家推出来的,它并没有通过民航适航认证,所以它并不一定是安全的。

段海京:我们也想借这个话题,飞行模式也是严厉禁止可以使用,在你这儿可能会出问题,有个旅客坚持要用飞行模式,机长出来说,请您关掉。

志梅:我发觉这个时候,乘务说不管用,机长一出来说,特顶用,

李伊:机长有这种权力和威严

志梅:最初坐飞机的时候,每每一听到机长的广播,特别踏实,特有魅力。

志梅;但有些人在飞机上我们是不是有一点无理取闹,我们是不是有些举止言谈不太适合,以后有机会再和大家总结一下。美国西南航空一名女子穿白色迷你紧身短裤,穿的太性感,被请下飞机。

李伊:前两天纽约有一个儿童作家,坐美联航的航班,当时航班有点延误,他在飞机上急了骂了一句粗口,很不幸,他坐在空服人员旁边,这句粗口被空服人员听见了,把他请下飞机。

志梅:慢慢和大家继续聊到飞行安全的事,但也确实看到越来越多的朋友觉得这些小细节和我们安全是联系在一起,当我们有这个意识的时候,我相信我们飞行安全和飞行意识越来越好。我们下个周末和大家一起聊聊航班延误这些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京葡娱乐场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航空在线:旅客乱坐座位,机长有权拒绝其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