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的“芯”病虽投入巨资为何反而加重?

2019-10-30 13:40 来源:未知

近年来,中国芯片进口额屡创新高,进口金额更是早已超过石油进口额,缺“芯”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一块“芯”病。为实现芯片的国产化替代,中国政府和民间资本都投入大量资金。但在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出口逆差再创新高,达1932.6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6.6%。为何巨额投资见效不明显?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首先,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西方科技公司过去在技术上对中国严防死守,使得中国坚定决心发展自主技术。在取得一定成果后,西方科技公司开始向中国转让淘汰技术。由于混淆了实现安全可控和做强产业两个目标,且对引进消化国外技术的艰巨性认识不足,大笔资金被花在购买国外淘汰技术上。

在中美贸易摩擦之后,芯片瞬间就火了,从原本的资本市场毒药,变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不仅原本搞区块链、互联网的企业纷纷转型做芯片,一些原本和芯片关系不大的公司也宣布进军芯片,整个行业呈现出"万众创芯"的乱象。然而,"万众创芯"对于解决中国"缺芯"困局意义有限,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万众创芯",而是"万众用芯"。

芯片无疑是2018年最火的话题之一。中兴事件之后,更是全民关注、讨论芯片。

其次,社会资本的盲目投资导致资金错配。社会资本的一大属性是趋利避害抢风口,对于像人工智能芯片、物联网芯片这一类新出现的热点非常热衷,但对于已经被美国及其盟友垄断的CPU、GPU等领域,只有国家队在做,社会资本鲜有投资。而新兴领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市场还处于开拓期,没有形成规模,暂时还无法从市场上大量回笼资金。这就使社会资本的投资成为抢风口的烧钱游戏,使本来可以投资在CPU、GPU等短板领域的资金,空耗在金融资本的游戏中。

"万众创芯"无法解决"缺芯"困局

不久前,在半导体产业高端论坛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总裁丁文武称,全国老百姓都知道芯片,即使不知道芯片是什么,也都知道芯片产业差距很大。

最后,一些企业在经营上的浮夸导致资金效率低。相对于十年磨一剑做技术,包装、运作、抢风口显然更容易获得投资人的青睐。举例来说,由于人工智能非常火爆,众多公司开始玩概念,不论是做比特币矿机,还是做DSP,摇身一变都成为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截至目前,中国已经完成融资或正在融资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已经超过40家,而且大多数都是在2015年后成立的。

目前,以阿里、百度为代表互联网巨头和一批初创公司纷纷重金投资芯片或发布芯片战略,进而整个行业呈现出"万众创芯"的态势。不过,企业跨界做芯片,投入产出比会比较低,而且对于解决中国缺芯的问题意义有限。

有人欣慰这一行业终于引起了大众关注,也有人担心只是表面繁荣、虚火过旺。

发展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解决中国制造业的“芯”病,大家都很着急。然而,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浮躁会让我们走入误区,反而发展得更慢。产业发展有它的规律, 芯片是异常复杂的系统,复杂系统都是一步一个脚印摸索出来的,必须在应用过程中发现问题,在解决问题中持续改进。这个事情门槛特别高,不能着急。必须要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孤独,踏踏实实磨砺技术,才能把产业做起来。

首先,芯片不是互联网巨头砸钱就能做出来的。芯片的技术门槛很高,而且国内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资深工程师又相对较少,在人才有限的情况下,要做芯片无异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毕竟产业都有自己发展的客观规律,并不是有钱就能把芯片做起来的,否则格罗方德被中东油霸收购后也不会一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了。如果不尊重产业发展规律,投入的钱越多,亏的越惨。

仅在最近三个月里,就有多家公司发布AI芯片或模组,不仅有百度,也有寒武纪、云知声、出门问问、Rokid等初创企业。

其次,"万众创芯"容易造成资源浪费。目前,很多原本做区块链和互联网的创业者纷纷改弦易张,而且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就靠着PPT和画大饼,这些创业者往往能拿到投资人的风投。事实上,投资人对于这些创业者的底细是心知肚明的,也知道这些人做不成芯片。投资人的想法是只要把这些项目包装一下,找到接盘侠就能获得数倍的利润。资本投机盛行容易造成大量资金空转,投入的巨额资金的最后产出只能是一堆电子垃圾,正如现在废品收购站中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

但芯片从来不是赚快钱的产业,对于AI芯片可实现弯道超车的观点,不少业内人士持怀疑态度。

再次,"万众创芯"极有可能引发资源错配,力量分散。随着人工智能概念火了,全球一大批公司纷纷推出各自的人工智能芯片,国内一大批企业也纷纷布局AI芯片,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投资这些初创公司,而且多家押宝下注。截至目前,中国已经完成融资或正在融资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已经超过40家,而且大多数都是在2015年后成立的,人工智能已然成为资本泡沐的重灾区。

由冷到热

互联网巨头广撒网式的多头下注,虽然符合资本运作的逻辑,但未必有利于AI芯片产业发展。集中力量才能办大事,多头下注会使国内任何一家都做不大,进而被国外巨头各个击破。互联网巨头与其四处撒钱投资一些产品还处于PPT状态的AI芯片公司,还不如用实际行动支持已经存在的,已经有一定生态的国产芯片,多采购一些国产的货架芯片及其整机产品。

在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第一财经记者看到,一些芯片厂商的展台周围到处都是驻足观察和拍照的观众,展台的讲解员则一一为观众进行科普。

最后,"万众创芯"会导致真正需要填补的技术空白却无人问津。由于AI芯片更加受资本追捧,这会使大量资金涌入AI芯片行业,而CPU、GPU、FPGA等短板却无人问津。虽然一些媒体大肆鼓吹中国依靠人工智能弯道超车。但实际上,人工智能芯片只是加速器,用于解决特定的问题,并不能取代CPU、GPU、FPGA、DSP、NAND Flash、DRAM等类型的芯片。一些媒体宣称中国应该大力发展AI芯片,依靠人工智能打破英特尔、ARM、AMD、三星、德州仪器等巨头垄断,这种论调显然缺乏基本的行业常识。简而言之,AI芯片只是饭后的甜点,而不是信息产业的粮食。

“集成电路的话题越炒越热。”赛迪研究院集成电路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韩晓敏告诉记者,“这两年行业发展也好,国内资金支持力度也好,半导体这个行业整体景气度上来了。”

总而言之,"万众创芯"无法解决"缺芯"困局,我们需要的是"万众用芯"。

根据赛迪顾问提供的数据,2007年到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8%,远远高于全球半导体市场6.8%的增速。

全行业齐心协力"万众用芯"

元禾华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刘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芯片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20世纪八九十年代,集成电路在硅谷是最火的,大量资本进入集成电路企业”;在中国,目前这一行业仍处于快速发展期。但由于芯片是高投入、高风险、慢回报的行业,中国投资者更偏爱互联网企业。

近年来,中国每年进口芯片总额超过2000亿美元。同时,中国ICT行业整机厂和以BATJ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每年都要进口海量的芯片或搭载进口芯片的整机产品。

根据《集成电路设计业的发展思路和投资建议》所述,一款28nm芯片设计的研发投入约为1亿到2亿元,14nm的约为2亿到3亿元,研发周期为1到2年。芯片制造更是资本密集行业,一条28nm工艺的集成电路生产线投资额约为50亿美元,20nm的高达100亿美元,更不用说14nm、10nm和7nm先进制程的投资额度了。

具体来说,近几年来,中国ICT行业几大整机厂每年从国外进口芯片分别均超过100亿美元,仅位列前两名的整机厂进口芯片金额,就占中国芯片进口总金额的十分之一左右。在2017年,京东采购的服务器总量与墨西哥相当,百度采购的服务器总量和整个巴西服务器采购量相当,阿里服务器采购总量和整个澳大利亚相当,腾讯服务器采购总量和韩国相当。

不过,今年在中国,芯片也成为了继区块链之后的又一投资风口。除了中兴事件引发的关注,也离不开最近几年政府的政策支持和大基金的介入。

可悲的是,以BATJ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采购的服务器中,大多搭载了国外芯片,中国ICT整机厂的整机产品中,也充斥着国外芯片,少数所谓的国产芯片也是购买国外技术授权做集成的产物。

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集成电路被放在实体经济发展的显著位置。李克强总理提到,加快制造强国建设。推动集成电路、第五代移动通信、飞机发动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产业发展,实施重大短板装备专项工程,推进智能制造,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创建“中国制造2025”示范区。

核心元器件受制于人,使整个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建立在沙滩之上,经不住风吹雨打,中兴事件就是血淋淋的教训。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则需要全行业齐心协力,"万众用芯"。

2014年国家设立了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丁文武表示,经过近4年的工作,目前进展顺利,大基金布局了集成电路整个产业链,实现了产业的全覆盖。

BATJ等互联网巨头和ICT企业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充分享受了中国发展红利和政策红利,有义务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不能只顾眼前局部利益,它们每年的基础设施采购额异常巨大,腾讯、阿里、百度、京东2017年采购服务器的数量相当于韩国、澳大利亚、巴西、墨西哥整个国家的采购量,为什么要将全部试验田拱手交付海外芯片?如此巨额采购,只需要拿出其中一点点,就足以让中国芯生根发芽,健康成长。

目前,包括北京、天津、西安、重庆、成都、武汉、合肥等20多个城市都有芯片产业项目。中芯国际创始人张汝京预测,到2020年,建成的200mm和300mm集成电路生产线产能可以达到每月200万片。这一规模比现在至少翻了一倍。

除了硬件上采购国产芯片之外,在软件上也需要下一番功夫。目前,国产芯片已经走过了"可用"阶段,正在向"好用"阶段迈进,制约国产芯片最大的难题已经从芯片性能转变为软件生态。

根据SEMI(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数据,预计2017年到2020年间,全球投产的晶圆厂约62座,其中26座位于中国,占全球总数的42%。

中国软件产业有一大特点,就是基础软件弱,应用软件强。BATJ等互联网巨头麾下恰恰有一大批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应用软件。如果BATJ等互联网巨头把麾下的应用软件移植到国产芯片平台上,与国产芯片厂商共同努力,将对国产芯片的软件生态和应用起到非常好的推动效果。

这种“集体作战”的模式是一种探索市场的路径,国内如海思、展讯的局部崛起,意味着国产手机正在逐步走出芯片依赖进口的困境。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C Insights发布的2017年全球十大IC设计公司排行榜中,华为海思排名第七,比上年营收增长21%;紫光展锐排名第十,同比增加9%。

结语

中科院微电子所所长叶甜春打了个比方,如果把集成电路产业比作金字塔,过去中国连底座都不全,如今高度虽然还和发达国家有差距,但底座已经建立起来,形成了集团军,整个产业有自身发展的能力和后劲。

目前,"中国芯"迫切需要在应用中发展建立生态体系,BATJ等巨头理应肩负更多社会责任,毕竟几大巨头占据中国互联网大部分江山,在享受中国发展红利的同时,也应该承担责任、义务,天天在媒体上灌鸡汤、讲情怀是没有用的,必须在关键时刻支持"中国芯"。

投资过热与人才缺口

铁流呼吁,BATJ等巨头应该拿出一部分采购份额采用国产芯片,把老百姓常用的应用软件迁移到国产芯片平台上,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国芯"发展。就如同"发动机是用出来的",国产芯片的发展和壮大也离不开应用的支持。只有全行业抛弃眼前局部利益,齐心协力"万众用芯",才能使中国芯茁壮成长

看似繁荣的场景并没有让芯片从业者感到轻松。

一个原因是人才缺口。

“即使是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毕业的学生都会转金融或从事互联网。做芯片很辛苦,来钱没那么容易”。地平线芯片一位内部人士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做芯片等硬件太苦,收益不高,不少优秀学生毕业后选择金融和互联网业。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特聘教授、核高基专家陈军宁表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发展速度很快,进步也很快,但总体水平处于中低端。人才作为该行业发展的第一资源,对于产业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称,“根据国家的产业推进纲要,预计到2030年,我国将需要70万人,这个缺口还有40万。”

另一个原因是对投资过热的隐忧。

地方希望通过项目投资聚集产业,拉动GDP;一些投资人和创业者将此看作一风口,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芯片行业的热闹只是暂时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许居衍近日在一场行业论坛上表示,目前半导体产业实际存在着无效益的繁荣、产品难度增大、产品研发费用增高盈利空间下降等三大问题,中国厂商想要突围首先需要反思盈利模式,开启基于硬件的软服务能力,同时提升半定制技术能力。

芯片产业链包括设计、制造和封测。在设计和封测领域,中国与美国等先进企业差距已经逐步缩小。目前,中国有近1400家左右的设计企业,但在芯片设计公司“遍地开花”背后,却隐藏着“整体实力不强”的尴尬,和美国头部芯片企业超过80%的份额相比,我国前十大集成电路设计企业的销售额占比刚刚超过30%。

一名半导体产业人士表示,过热的资本开始干扰到正常的产业投资规律,现在各地的芯片项目未来可能会造成地方沉重的财务负担,依靠借贷来发展半导体的模式能够支撑多久,都是未知数。另一方面,快速投产下的芯片成品是否满足市场需求,低端产品如何盈利,如何解决人才缺口以及研发费用?这些都有待解答。

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此前对媒体表示,各地争相上马相关项目,如果缺乏有效的统筹,可能会形成恶性竞争。他指出,鼓励市场竞争,但不应一哄而上,最终伤害整个产业。因为集成电路投入非常大,需要技术和人才等多方面的积累。

“集成电路产业从来就不是赚快钱的产业。”北京盛世宏明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罗栋表示,做产业投资还是应该回归到产业本身的发展规律。

弯道超车?

随着新兴产业、技术和产品不断涌现,大数据、云计算、5G通信、人工智能等技术也为芯片提供了巨大的市场。

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2018年中国集成电路上半年形势分析和下半年的走势判断》中,半导体市场需求依然旺盛,市场的驱动力分化。5G即将到来,5G成为2018年上半年各家企业的关注重点。3月,海思发布全球首款5G芯片“Balong 5G01”;6月,紫光展锐宣布5G芯片将在2019年实现商用。虽然在虚拟货币市场,矿机芯片需求下滑;同时,人工智能概念火爆,AI芯片企业估值大涨。此外,数据中心建设加速,存储器需求主力转变,2018年服务器存储市场增速超过智能手机存储市场,成为全球存储器应用市场增长的主动力。

在CPU、GPU等高端芯片与国际差距较大的情况下,不少人期待通过AI芯片,中国能实现弯道超车,但一些业内人士对此持质疑态度。

“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带来近百亿美元芯片市场需求。”工信部赛迪研究院赛迪顾问副总裁李珂称。

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不仅国内BAT纷纷布局这一领域,也诞生了寒武纪、地平线等AI芯片公司。一些AI初创企业通过一轮轮融资获得资金后,也纷纷发布自己的AI专用芯片。仅仅最近两三个月,就有多家公司发布AI芯片或模组,云知声推出物联网AI芯片及解决方案;出门问问正式发布了AI语音芯片模组“问芯”;Rokid发布KAMINO18AI语音专用芯片;思必驰也宣布将在下半年推出AI芯片……

AI芯片公司估值也一路飙升。6月20日,寒武纪科技宣布完成B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25亿美元。深鉴科技估值超过10亿美元。

杭州国芯AI事业部总经理凌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中国而言,AI芯片是一个突破口。在这一领域,中国公司介入较早,改变了此前大部分时候中国芯片追着美国人跑的局面。

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和机会,但也有人泼了冷水。

此前,丁文武在上海的一场行业论坛上表示:“中国芯片行业弯道超车的策略不现实,弯道超车的前提是大家在同一起跑线上。”

安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裁王永刚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称“这一块还是要务实,盖楼一块砖一块砖地砌起来。”

而在Imagination Technologies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刘国军看来,现在的先进技术都是全球化的运用,不存在谁战胜谁的问题。中国有应用和数据的优势,“可以快速获得运用数据的学习、训练。在美国,数据没有那么容易,本身也没有大的应用场景。但是人工智能不管是哪个领域,基础研究比我们深得多。”

在不久前的一次公开场合上,经济学家许小年在谈到企业的技术升级时说,我们追逐新名词,发明新名词的速度,远远快于我们能做到的。“我最反感的一句话就是跨越式发展、弯道超车。我看了多少弯道翻车,我没看到过弯道超车。不老实,投机取巧,这是我们很多企业的毛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京葡娱乐场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制造的“芯”病虽投入巨资为何反而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