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问题走势及中国应对方案想定

2019-12-28 02:52 来源:未知

摘要:由于朝鲜半岛紧张对峙形势难以根本扭转,任何偶然性或突发性事件都可能导致形势突变,致使半岛统一比人们希望和预计的时间表提前。鉴于半岛走向统一的客观趋势,中国应该把维持半岛现有格局稳定作为一个阶段性目标,而把长远目标定位于与半岛统一国家形成良好的安全关系。为此,中国应借鉴历史上与朝鲜半岛的安全互动模式,以新型单向安全保证作为未来处理与朝鲜半岛国家安全关系的长期稳定模式。而中国处理朝鲜半岛问题的现实方案,应在稳定现有格局和为建立长期稳定模式创造条件中进行待机选择。关键词:朝鲜半岛安全关系单向安全保证朝鲜半岛形势错综复杂,朝美历史积怨和制度歧见积重难返,双方围绕核问题展开的政治外交手段一度将朝鲜半岛推向战争边缘。朝鲜半岛问题事关中国重大安全利益,中国应未雨绸缪,增强危机意识,及早准备应对方案。一、朝鲜半岛形势走向的基本评估美国“暂时”将朝鲜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剔除,使朝核问题的发展出现了新的积极动向。但朝核问题近二十年的发展进程表明,朝核问题涉及朝鲜半岛安全机制、朝美关系、相关大国利益平衡等诸多复杂问题,从目前来看,彻底解决朝核问题的各方面条件仍不具备,朝核问题未来的发展可能仍然会一波三折。只要朝核问题不解决,美国会以此为由继续对朝保持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高压;但核问题即使解决,美国可能仍然不会给朝鲜提供安全保证或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相反,仍会借口反恐及人权等问题,对朝进行政治经济外交打压。在美国对朝坚持敌视性政策的情况下,朝鲜希望借核问题重建半岛安全稳定架构,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为经济发展争取国际环境和融入国际社会的愿望可能难以实现。因为朝鲜要改善国际环境,很大程度上只能通过朝日朝美关系正常化才能实现。而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等相关国家能够斡旋的余地不大。但如果朝鲜弃核仍然无法实现改善国际环境的目的,则只能在政治军事外交上继续保持激进政策,以求继续拖住韩国,或吸引周边大国的关注和帮助。因此,在可预见的时期内,朝鲜半岛内紧张和敏感的局势将难以根本扭转,任何偶然或突发性的事件都可能导致形势突变。而一旦朝鲜半岛形势突变,半岛内北南双方悬殊的实力对比及强烈的统一愿望可能会导致半岛迅速而剧烈地走向统一。从朝鲜半岛形势发展看,突变式统一的可能性仍然大于和平渐进式统一的可能性,统一可能比人们希望和预想的时间表更早。这种突变式统一,既是中国所不愿意看到的,甚至可能对朝韩来说也是迫不得已的。二、中国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长远方案和现实方案设想统一是朝鲜半岛北南双方的共同愿望和目标,是一种客观趋势, 中国缺乏限制这一进程的理由。半岛统一的客观性使得中国只能把维持半岛现有格局的稳定作为一个阶段性的目标,而把长远目标定位于与统一的朝鲜半岛国家建立长期和平友好稳定的双边关系。鉴于此,中国关于朝鲜半岛的危机处理方案,既要为应对可能的半岛形势突变做准备,同时也必须为应对突变导致的统一做准备。前者是如何维护半岛现有格局,维护中国在半岛的政治遗产和安全利益问题;后者则是如何维护和扩大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安全利益,防止外来大国借半岛统一国家或者半岛统一国家本身威胁中国安全的问题。显然,解决前一个问题是阶段性的、暂时性的问题,解决后一个问题则是具有长远性、根本性的问题。因此,有必要预先讨论确定长远方案,即首先明确朝鲜半岛统一后中国面临的安全态势,中国的安全利益和安全目标以及实现利益和目标的战略筹划。在确立长远方案后,再明确应对半岛形势突变的现实处理原则。必须指出的是,由于南北实力过于悬殊,半岛形势突变的开始和走向统一的结果之间可能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甚至可能会迅速转换。历史证明,国际形势迅速发展变化所产生的时间压力是对各国政府和战略家们反应能力的最大挑战。 从这个意义上说,考虑中国应对朝鲜半岛统一的长远方案并不是为时过早,相反,它与现实方案密切相连。长远方案的基本依据要提出一个科学的符合中国安全利益的长远方案,首先,必须明确朝鲜半岛在中国安全环境中的战略地位。在中国周边邻国中,朝鲜半岛在地理上最接近中国经济、政治、文化和安全上的核心区域。它紧贴东北重工业区,距天津、北京的直线距离约为660-700公里,距青岛、烟台的最近直线距离约为300公里,济州岛距我上海、南京的直线距离也仅为500-700公里,以上距离均在F—16战斗机作战半径之内。因此,朝鲜半岛是中国面向海洋方向最基本的安全屏障之一。其次,必须了解朝鲜半岛与中国安全的历史互动。从历史上看,朝鲜半岛与中国有着特殊的安全共存关系。当侵略力量借道朝鲜半岛威胁中国安全时,朝鲜半岛已失去了独立自主;而朝鲜半岛对外赢得安全独立与自主,往往是依靠与中国的安全联系获得的。正因为如此,古代中国与朝鲜半岛曾建立过一种双边安全互动模式,即:中国王朝向朝鲜王朝提供单向安全保证,而朝鲜王朝向中国王朝纳贡,承认形式上的藩属关系。从现代国际政治的视角来看,古代中国与朝鲜半岛形式上的藩属关系有违现代主权国家间平等交往原则,但中国向朝鲜提供的单向安全保证却充分说明了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安全共存关系。第三,必须提前预测朝鲜半岛统一后中国安全面临的新态势。近年来,韩国综合国力明显增强,其GDP与印度相当,并拥有一支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军事力量。一旦朝韩实现统一,半岛未来统一国家实力将比韩国更强。对中国来说,在周边将面对一个新的中等强国,东亚将由传统的中日“两强相争”转变为“三国演义”。由于目前韩国实力远胜朝鲜,一旦半岛形势有变,由韩国主导统一的机率将大大超过由朝鲜主导统一的机率。韩国与中国主要战略对手美日存在三边军事同盟关系,美国在韩国仍驻有军队,如果韩国主导统一进程,美国军事力量有可能扩展到鸭绿江边。此外,韩国社会有着很强的民族主义情绪,如果统一后的朝鲜半岛国家借助外国势力,在民族、领土边界问题向中国挑起争端,中国的安全环境将大为恶化。鉴于朝鲜半岛在中国安全环境中的重要地位和天然相关性,中国应对朝鲜半岛统一的方案必须努力达成以下安全目标:在尊重朝鲜半岛统一国家独立、自主、平等地位的同时,保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确保朝鲜半岛统一国家对中国保持友好或者至少中立政策;努力排除外部大国势力在朝鲜半岛的影响,尤其是排除外部大国在朝鲜半岛的军事力量驻留;如果不能完全排除军事力量驻留,则至少要实现包括中国在内的相关大国在半岛内的力量平衡。新型单向安全保证为实现以上目标,中国可以充分借鉴并改造古代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安全联系模式,在尊重半岛统一国家主权独立平等的基础上,构建一种新型安全关系,使之既为朝鲜半岛统一国家所接受,又符合现代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同时有利于维护和实现中国的安全利益。这种新型安全关系,可以称之为新型单向安全保证。1、主要内容中国向朝鲜半岛统一国家主动提供单向的安全保证,明确宣布任何对朝鲜半岛的军事入侵和占领都是对中国安全的威胁,中国政府将提供必要军事力量予以援助,但中国政府不会对朝鲜半岛统一国家提出类似回报。中国提供单向安全保证,不谋求任何形式的在朝鲜半岛内驻军。当然,朝鲜半岛统一国家没有任何理由建立核武装,也没有任何理由允许任何第三国的军事力量驻留半岛。中国对朝鲜半岛统一国家提供的单向安全保证是开放的。如果仍有相关大国对朝鲜半岛提出类似的单向安全保证,中国可以不持异议。但为保证朝鲜半岛的独立自主,不得以在半岛内驻军为附加条件。如果朝鲜半岛国家愿意接受多个大国的安全保证并接受军事力量驻留,中国同样有权要求朝鲜半岛国家接受中国的军事力量驻留,以实现半岛内大国力量的平衡。但中国更支持无外国军事力量存在的多边单向安全保证,这更符合朝鲜半岛统一国家的利益。2、新型单向安全保证符合各方利益。中国所提出的新型开放的单向安全保证,对朝鲜半岛统一国家有利,容易为其所接受。不带驻军要求的单向安全保证,既可以保持经常遭受大国干涉的朝鲜半岛的长期安全稳定,使朝鲜半岛从大国纷争中解脱出来,同时又充分尊重了朝鲜半岛国家的独立自主和平等权利,有利于朝鲜半岛国家集中精力搞好自身建设,并与各国建立正常的政治经济外交关系。中国所提出的新型开放的单向安全保证,保留了相关大国对朝鲜半岛的影响力。即使是对目前在朝鲜半岛影响力占优势的大国,也没有根本的利益损害,有效地实现了大国在朝鲜半岛影响力的平衡。中国所提出的新型开放的单向安全保证,也有利于中国。首先,如果单向安全保证能够施行,有助于建立半岛统一国家与中国友好关系的基础,消除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中的一个潜在不安定因素。其次,凭借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历史友好关系和单向安全保证,可以有效地抑制朝鲜半岛统一带来的民族主义热情,或使这种民族主义情绪改变方向。第三,单向安全保证如果扩大为多边单向安全保证,在保证大国影响力平衡的同时,可以有效地排除外国军事力量在朝鲜半岛的存在,事实上瓦解美韩双边军事同盟。不带军事力量驻留的多边单向安全保证比多国军事力量驻留半岛的安全保证更有利,半岛统一国家也会对此抱有很强积极性。而要排除外国军事力量在朝鲜半岛的存在,半岛国家内部的自主选择将起重要作用。第四,中国提供的单向安全保证是一种外交正式承诺,而不是军事结盟,比建立长期军事威慑维护中国在朝鲜半岛方向的安全利益,代价更小,成本更低。而且,单向安全保证一旦建立,不管由中国单独提供还是相关大国共同提供,半岛统一国家出于自身利益考虑,都会努力维系这种安全平衡,从而分担了中国的安全风险。3、实施条件中国的强大和稳定是基本前提。中国提出的单向安全保证方案,符合现代国际关系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具有很强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但是,任何具有正当性的国际问题解决方案,都必须配合以相应的实力威慑和斗争才能得以顺利实施。因此,中国向朝鲜半岛提供单向安全保证,必须以自身的强大和稳定为支撑。没有这个基础,就谈不上提供安全保证,朝鲜半岛要么会屈从于外来敌对势力,要么会寻求与更强大的国家结盟,重新引入外国军事力量。历史已充分说明这一点。争取朝鲜半岛国家和人民对单向安全保证方案的支持至关重要。中国必须使朝鲜半岛国家了解这一方案对于保证其独立自主地位的重要作用,必须使其明白面临的选择:半岛统一后是继续充当外部大国威胁中国安全的前沿阵地,继续成为大国博弈的角斗场?还是兼顾相关大国在半岛影响力的平衡,集中精力于国家的发展,自主中立地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新型单向安全保证充分尊重了朝鲜半岛国家的平等自主权和独立选择权,对朝鲜半岛长远发展最为有利,因此,相信朝鲜半岛统一国家会做出明智选择。努力寻求相关大国的支持。朝鲜半岛与多个周边大国利益相关,多元单向安全保证可以有效平衡相关大国在半岛内的影响和利益,较易争取相关大国的支持。当然,多元单向安全保证削弱了美国对朝鲜半岛的主导性影响力,美国也不愿彻底撤出驻韩美军,可能会持反对意见,但朝鲜半岛统一国家的自主选择将起主要作用。待机选择的现实方案在明确长远方案后,中国应对半岛形势突变的现实方案就具备了基本目标。显然,从地缘安全角度看,朝鲜半岛现有格局对于维护中国安全利益是有利的,它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中浴血奋战争取来的,仍然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但由于半岛南北实力失衡,美日韩共同对朝鲜进行打压,现有格局随时可能因形势突变而难以为继。中国要维护在朝鲜半岛的安全利益,或者努力维护现有格局,或者在现有格局无法维持时以新型单向安全保证与半岛统一国家建立新型安全关系。因此,中国应对朝鲜半岛形势突变的现实方案应该是一种具有双重目的、待机选择式的方案。所谓“双重目的”,即:维护半岛现有格局和稳定;应对半岛现有格局难以为继而迅速走向统一。所谓“待机选择”,即:根据形势发展选择以维护半岛现有格局为目标还是以应对半岛统一的挑战为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应对半岛形势突变的现实方案要以形势发展的烈度和速度为标准,着眼于维护现有格局和应对统一两个目标,即:如果半岛形势发生突变,但局面尚未发展到难以恢复现有格局的程度,中国可以采取措施帮助维持现有格局;但是,如果半岛现有格局因形势急变而难以为继,或者维持原有格局需要付出难以承受的成本,那么,中国的决心和努力必须为实施应对半岛统一的方案创造条件。具体而言,如果美国借口朝鲜核问题而铤而走险,或者朝鲜因无法改善安全、外交和经济困境而采取激进手段,导致朝鲜半岛形势恶化,冲突爆发。对中国而言,将面临因大量朝鲜难民入境以及美国轰炸朝鲜核设施可能带来的核污染等严重安全问题,难以对此采取不介入的态度。因此,为维护朝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维护自身安全利益,防止美日军事力量推进到我国边境,中国有必要派出军事力量进入朝鲜半岛,建立难民营和非军事区,并为防止美日军事力量向中朝边境开进建立前沿阵地。中国军队进入朝鲜半岛应尽量避免主动挑起冲突,但如果朝鲜军队有能力恢复和稳定半岛原有格局,那么中国应该帮助恢复半岛原有格局;如果朝鲜军队被迅速击败,政权瓦解,那么中国应及时提出向半岛统一国家提供单向安全保证的方案,要求外国军事力量与中国军事力量同时撤出朝鲜半岛,以争取韩国及半岛人民的支持,同时动员军事力量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正确应对美国可能的军事挑衅,以实力威慑和利益说服使韩国和半岛全体人民做出有利于自己也有利于中国的明智选择。中国军事力量因半岛形势突变进入朝鲜,维护朝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要求外国军事力量全部撤出半岛的行动和要求可以得到国际法的法理支持,并有冷战期间美国要求苏联撤出部署在古巴导弹的先例可循。三、结 语总之,如果朝鲜半岛形势发生突变,除非中国有一定程度的力量介入,否则无法保证自身安全利益的维护。这种力量介入,既是维护自身在朝鲜半岛安全利益的决心展示,也可以为实施应对半岛统一的单向安全保证方案创造条件。一定程度的力量介入并不意味着与美国再战朝鲜,也不意味着阻碍半岛统一,与朝鲜半岛国家为敌。中国的力量介入,既可以为保证朝鲜人民生命财产免遭重大损失,支持朝鲜政府稳定半岛形势的努力,又可以在半岛原有格局难以恢复的情况下,提醒半岛国家在推进统一进程中必须兼顾多国利益,防止美国单独控制和主导统一后的半岛事务。中国主动及时提出单向安全保证,倡导一切外国力量全部撤出半岛,最符合朝鲜半岛人民独立自主、和平统一的愿望,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朝鲜半岛国家的利益。只要朝鲜半岛国家和人民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明智选择,美国就没有理由单独开战,半岛的和平统一就可能实现,中国的安全利益也能得到有效保障。英文题目及摘要:The Developmental Trend Involving the Korea Peninsula issue and China’s strategyNormayAbstract: As the stalemate in the Korea peninsula is hard to change, a haphazard or unexpected incident may incur violent changes of the situation, and lead to an earlier unification out of the supposed schedule. As there exists an objective trend of unification in the Peninsula, China should take maintaining and stabilizing the present order as the current strategic objective, and take developing benign security relations with a future unified nation in the Peninsula as a long-term objective. Therefore, China should learn from the historic lessons of the security interactive mode with the Peninsula, and provide a new sort of unilateral security assurance for the Peninsula as along-term security mode. China’s realistic strategy should be maintaining the present order, and, at the same time, preparing for building long-term steady relations with a future unified nation according to the development the situation.Key words:Korean PeninsulaSecurity RelationsUnilateral Security Assurance

没有“六方会谈”的东北亚很危险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朝核问题   中韩关系  

[责任编辑:ldzldz]

香港《大公报》16日发表署名文章,文章认为:没有六方会谈的东北亚是极其危险的,各利益方均无法独善其身。为了东北亚地区的长治久安,国际社会应当采取一切措施,维护这一来之不易的机制,尽最大努力重启六方会会谈,并使其回归到业已开始的半岛无核化正确轨道。

梁立昌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文章摘录如下:

图片 1

去年六月朝鲜炸毁了边核设施冷却塔,让国际社会看到一丝和平的曙光。但和平如昙花一现,随之而来的却是朝韩交恶、朝鲜半岛局势急转直下。如今,朝鲜宣布退出六方会谈机制,重启核设施,东北亚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摘要:由于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的不同,朝鲜半岛和平问题利益攸关方对威胁的认知存在极大差异,加剧了各方在全球、地区和双边层面的激烈博弈,造成朝鲜半岛局势持续动荡不安。在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上,中韩存在许多共识,但在涉及朝鲜因素和美国因素的具体安全议题上也有重大分歧。展望未来,深化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需要采取若干措施:1)夯实两国政治互信和战略互信;2)妥善处理朝鲜因素和美国因素对两国关系的不利影响;3)提高两国在安全事务上的合作力度和规划两国安全合作蓝图。

由于历史原因,东北亚成为当今世界绝无仅有的、问题十分敏感却无多边安全机制保障的危险地区。冷战时期,世界以意识形态划线,东北亚地区在朝鲜战争之后,迅速形成了以朝鲜半岛为核心的大国对峙格局。中、苏、朝签署友好合作互助条件,组成的“北方三角”,美、日、韩建立同盟关系,形成的“南方三角”。这种“双三角”同盟保持了半岛力量对比的相对平衡,客观上避免了大规模战争的发生。

  

随着冷战结束,朝鲜半岛再次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局面,特别是朝核危机的爆发,中止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半岛和解的进程,东北亚安全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关键词:朝鲜半岛 和平问题 朝核 萨德 中韩关系

当前朝鲜半岛的形势与上世纪末相比已经有了巨大变化。朝美缺乏最基本的信任,朝韩融合中断,紧张关系不断升级,俄朝由过去的同盟变成正常的国家关系。目前维系半岛安全的机制包括两方面:从半岛内部看,是朝韩于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在板门店签署的停战协议;从外部看,是半岛的利益攸关方,包括中、美、日、俄四方。二○○三年,第二次危机朝核爆发后,在中国的斡旋下,有关六方终于坐下来开始谈判,创造了解决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模式。

  

六方会谈模式经历了六轮,虽然在解决朝核问题上尚未触及实质议题,但与先前对立双方剑拔弩张的情况相比,已取得了重大进展,特别是去年年中,朝鲜在弃核道路上迈出关键一步,美国也象征性地为其摘掉“支恐帽”,半岛向无核化、和平解决争端迈出极为艰难的一步。六方会谈有广泛的代表性和大国的权威性,是解决朝核问题、维护东北亚安全不可替代的唯一有效机制。

   早在“天安舰事件”爆发时,中韩“安全合作已经成为双边关系中一个难以回避、不进则退的重要问题”[1]。进入2016年,朝鲜半岛局势再次因两次朝核试验出现急遽动荡,朴槿惠政府不仅决定部署萨德系统,还与日本签订了情报互换协定。对此,朝鲜也进一步试图增强其战略打击能力,于今年2月成功发射北极星2号远程导弹,随后韩国借韩美军事演习加快了萨德入韩进程。在如何解决地区安全挑战上,中韩出现战略分歧。展望未来,深化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越来越取决于两国能否在这些棘手问题上达成妥协,以及能否就此提高双边安全合作力度和制定安全合作蓝图。

六方会谈破局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核扩散的严重后果。朝方不仅宣布退出六方会谈,还同时宣布不受先前达成协议的限制,要重启核设施。位于“核门坎”的韩国、日本为求自保,将会以朝鲜威胁为由,增加国防预算,甚至启动核武器计划。核问题的激化可能出现连锁效应,引发东北亚地区原有的历史、领土等等问题的爆发,危及各国双边关系。东北亚地区的变化还可能波及南亚、中东等其它敏感地区,对世界的安全与稳定带来严重威胁。

  

没有六方会谈的东北亚是极其危险的,各利益方均无法独善其身。为了东北亚地区的长治久安,国际社会应当采取一切措施,维护这一来之不易的机制,尽最大努力重启六方会会谈,并使其回归到业已开始的半岛无核化正确轨道。

   一、利益攸关方在朝鲜半岛和平问题上的认知

  

   在东北亚地区,安全困境主要来自于“大国实力、地位不平等,政治制度、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 ,缺乏共同的外部敌人,身份认同感不强,安全观念不一致,价值观分裂”[2]。这也适用于观察和认识朝鲜半岛和平问题。除了传统的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差异,朝鲜半岛和平问题之所以复杂的重要原因还在于,利益攸关方的“身份认同感不强”和“安全观念不一致”也发挥着很大作用。

  

   冷战结束至今,朝鲜在军事安全领域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朝鲜把驻韩美军看成是对其安全的直接威胁和半岛不安定的总根源 ,认为撤军是构建和平机制 、签订和平条约实现朝鲜半岛和平的根本保证。”[3]近年来,朝鲜不仅加快了核开发进程,2013年3月,朝鲜还决定“实行经济建设和核武力建设并行路线”。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称,在美国持续进行核威胁的情况下,“朝鲜不得不从质和量两方面加强核武力”[4],金正恩上台后,朝鲜已经从策略性弃核变成战略性拥核,短短数年期间进行了3次核试验,并频繁进行导弹试射,努力提高核导技术能力。

  

   近些年来,遏制来自朝鲜的核威胁成为韩国国防的重点安全课题。2014年韩国国防白皮书指出,国家安全面临的首要威胁是来自朝鲜的常规军事战力、核与导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开发以及持续的武力挑衅,朝鲜政权和军队是韩国的敌人[5]。在2016年1月第四次核试验以后,朴槿惠严厉谴责朝鲜的行为是“一种极端挑衅行为,表明他们并不追求国际社会期望的和平。”[6]在2016年国防白皮书中,韩国认为朝鲜已经实现了核弹头小型化,这意味着对韩国的安全威胁日益增大。为此,韩国在强化与美国的全球战略同盟关系的同时,也积极参加美国主导的美日韩三方安保合作体制和加快萨德入韩进程,主动融入美国的战略防御系统。

  

   在东亚构筑美国地区霸权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部分。冷战时期,美国和韩日等国家签订军事同盟条约,遏制社会主义阵营在朝鲜半岛的扩张。冷战结束后,美军继续驻扎朝鲜半岛的理由是,韩国依然面临来自朝鲜的各种军事威胁,朝鲜的核开发也对美国的安全利益和其主导的全球核不扩散机制构成潜在挑战。[7]2010年朝鲜半岛危机后,韩美频繁举行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在美国重返亚太和遏制中国的背景下,美国更是不断强化其东亚同盟体系。当前,美国加快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积极组建美日韩安全合作体制,威慑朝鲜,也借机围堵中国。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华外交趋于强硬,借助朝鲜半岛和平问题,极力遏制中国在东亚地区的日益增长的经济军事影响力。

  

   中国一直主张,应该通过对话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中国一方面维持和朝鲜的传统友好合作关系,同时积极发展和韩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支持朝美进行双边会谈实现关系正常化,反对美国利用朝核问题和韩朝对立关系加剧地区紧张局势,这一中立平衡的立场成为各方解决朝鲜半岛和平问题的重要基础。由于美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其地区霸权战略,导致朝美对抗关系不断升级,也阻碍了韩朝关系的改善,致使朝鲜半岛局势时常陷入僵局。在朝鲜半岛和平问题上,中国反复强调解决朝核问题的基本原则,划定了朝鲜半岛政策底线来确保地区和平与稳定,维护中国正当的安全利益。

  

   朝鲜半岛和平问题其实是各方基于不同的安全认知进行复杂博弈形成的结构性安全问题,要想重建和完善这一结构,还需要从不同层面来理解朝鲜半岛和平问题的复杂性。

  

   首先,在全球层面,朝鲜半岛正成为美国开展大国霸权竞争的演练场。为维护全球霸权,美国需要制造和利用朝核等地区安全议题,迫使地区盟国服从于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在美国推动下,朝核问题已经上升为一个全球防扩散问题,并积极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这既打压了朝鲜,也遏制了中俄。所以,朝鲜半岛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对抗结构,它由两部分构成,一个是冷战思维构筑的观念结构,一个是霸权思维构筑的霸权结构。

  

   其次,在地区层面上,朝核问题正在重塑地区安全格局。朝鲜的核战略“具有潜在改变地区国家力量格局和安全体系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东北亚地区安全互动的双边对话方式”[8]。因此,朝核问题成为影响地区和平问题的关键变量,韩朝对立关系极大限制了韩国的对外安全战略选择。在朝核问题影响下,日本加快了迈向军事大国的步伐,美国顺势深化美日韩三方军事合作体系。朝鲜因素和美国因素交互作用加快了地区国际关系的分裂。

  

   最后,在双边关系层面上,韩朝统一竞争与韩美安保合作相互制约。冷战结束后,韩国的统一攻势加剧了朝鲜的体制危机,双方之间的统一竞争本质上是体制竞争,而体制竞争演变为以美国为中心的安保竞争。在韩朝安保竞争中,美韩同盟恶化了朝鲜的处境。为了证明驻韩美军存在的合理性,美国对朝鲜的打压政策反过来让朝鲜不敢弃核和不愿弃核,朝核问题加剧了朝鲜半岛的安全困境。

  

   二、中韩在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共识和分歧

  

   (一)中韩在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共识

  

   朴槿惠政府上台后,韩国也大力巩固和发展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朝鲜半岛和平统一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经过中韩两国共同努力,双方在朝鲜半岛和平问题上已形成诸多共识:

  

   第一,两国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进行核试验。双方对这一问题的共识包括:(1)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符合各方共同利益,坚决反对朝鲜半岛开发核武器。(2)“9.19”共同声明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应予切实履行。(3)为重启六方会谈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创造条件[9]。

  

   第二,两国积极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不仅是一个军事安全问题,也是一个政治外交问题。因此,中方主张综合平衡地解决利益攸关方的合理关切,欢迎并原则性支持朴槿惠政府提出的“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为实现东北亚地区和平,两国同意加强不同层面的多边合作和探讨次区域合作。

  

   第三,中国支持韩朝通过对话改善关系,支持朝鲜半岛自主和平统一。过去的对朝政策实践表明,韩国的施压促变政策效果有限。对朴槿惠政府提出的“朝鲜半岛信赖进程”和“德累斯顿构想”等政策,中国政府表态“支持半岛南北双方通过对话改善关系,开展和解合作,尊重朝鲜民族实现半岛和平统一的意愿,支持半岛最终实现和平统一”[10]。

  

   在解决朝鲜半岛和平问题上的这些共识,既是中韩关系长期发展的结果,也成为中韩关系继续发展的原因。这表明,两国在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上拥有共同利益。然而,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明显缺乏内涵,在朝鲜因素和美国因素的相互影响和相互制约下,韩国长期坚持“经济靠中国,安全靠美国”的做法,导致两国在安全事务领域产生“天花板”效应。

  

   (二)中韩在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共识和分歧

  

   韩国方面指出,韩中关系存在的问题和分歧主要包括朝鲜因素导致的朝核问题和脱北者问题等、统一的方式问题、韩美同盟认识差异、领土纷争、古代史纷争、意识形态差异、经济矛盾等七个方面的问题。[11]对制约两国关系发展的不利因素,石源华认为,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存在结构性矛盾,这些分歧和矛盾制约和阻碍着双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与深化。[12]

  

   总体来说,中韩双边关系问题还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涉及到朝鲜因素和美国因素,双方之间的战略合作就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分歧。就美国因素而言,两国的分歧包括:(1)美国是否利用韩美同盟遏制中国;(2)韩国是否应该加入美国导弹防御系统;(3)韩美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带来的地区局势动荡等。就朝鲜因素而言,双方的分歧包括:(1)朝鲜的核武装与无核化;(2)朝鲜体制及其改革问题;(3)朝鲜人权和对朝制裁等方面。

  

   当前,朝核问题是制约两国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第四次核试验后,中韩双方对朝战略分歧明显扩大。2016年2月12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阐明了三条政策底线。对中国的这一提议,无论是韩美同盟,还是朝鲜,均没有拿出缓和事态的诚意,反而采取了更加危险的对抗措施。2月16日,朴槿惠总统在国会发表对朝政策演讲,提出采取一切手段压迫朝鲜弃核。针对韩国的这一危险倾向,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016年2月17日表示,中方愿与各方探讨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半岛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思路。由于中国无法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也就无法让韩美给予朝鲜安全保障,通过六方会谈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难度很大。

  

   在韩朝对立格局中,朴槿惠政府图谋以部署萨德系统强化韩美安全合作,这极大恶化了中韩战略互信。对此,中方指出,这一系统不利于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将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本地区国家的战略安全利益和地区战略平衡。[13]萨德在军事上对朝鲜威慑的边际效用其实趋于零,但对中国的安全威胁却直线上升,韩国此举必然给地区和平稳定带来严重后果:第一,韩朝和平统一成为一句空话。第二,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发展的良好势头被逆转。第三,间接加剧了引起中美日军备升级和大国地缘政治竞争。第四,加快了东北亚地区“新冷战”时代的到来。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朝核问题   中韩关系  

图片 2

  • 1
  • 2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data/10647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京葡娱乐场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朝鲜半岛问题走势及中国应对方案想定